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博主简介

新春书展遐想

适逢羊年春节,盐湖园首办书画展。伫立作品前,一些作者过去我是熟悉的。
(一)
以作品功力串联十多年时光,便是惊奇,便是坚持,便是蜕变,便是业余与专业的问题。
便想,业余是相对专业而言。当我们努力从业余转向专业时,拥有的是自信,付出的是艰辛,追求的是蜕变;当我们在不经意间托籍业余而自慰,离专业的水准便愈见愈远,拥有的是平常,付出的是随意,实现的也将是蜕变,但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蜕变。
也便想,那些记忆深刻的人和事,往往不是当时,而是后来,是反思或追忆加重了记忆。很多时候,反思或追忆是意义不大的,更多的是跟自己过不去,跟时过境迁的感觉过不去,跟环境造成的挤压过不去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所思所想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48

人来人往


每天都在经历一些人和事,时间长了,便被称为阅历和经验教训了。

展望是人的天性,回忆也是顺心自然的。总认为回忆不同于追忆,似乎追忆是主动地要追着去回忆过去的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所思所想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40

适应新常态

艺术的魅力在于跌宕起伏
在于跳跃留白
用黑暗昭示光明
让停顿变为积蓄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工作日志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51

我从这里路过

  

我从时空花园路过
空气中有了微凉的感觉
踩着昔日假想的台阶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所思所想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14

走 过----我的幸福观  

       我们每天都在走,思想的行走,行为的行走,在空间改变中行走,在时间变化中行走,不管长短,无论过程,最终都是走过。
       闹市小摊经常有这样的叫卖声:走过,路过,不要错过。但走过了什么,路过了什么,错过了什么,有多少人会静下来想?或者不愿意去想?或者说,想与不想,又有什么意义呢?
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,网上有一句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,说的是“国家,请放慢你的脚步,等等你的人民。”是时代裹挟了个体,还是个体推动了时代?最近,与同学朋友聊,说到幸福的话题,这似乎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。但是谁,让我们要如此纠结地去追问什么是幸福?
       一切的存在,自有它合理的地方。中国人讲中庸之道,何尝不是辩证地看问题?思想与行为是两个方面,唯心与唯物是两个方面,幸福与不幸福是两个方面。当下,社会多元,价值观多元,幸福观也多元,或许,需要解决的是在大环境下,尽量做到知行合一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 纠结在于反复,反复在于茫然,茫然在于两个自己在斗争,斗争在于别人影响了自己或自己想要影响别人。一个团体和谐进步,需要目标方向基本一致,价值取向基本一致,实现路径基本一致。一个家庭,似乎简单的多了,幸福可以串联,也可以并联。个体离不开群体,群体必然影响个体,个体又自为一体,这是实实在在的存在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所思所想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81

最炫聚会风


       前不久,昔日同学相约聚会,我因事未能成行。但从朋友发来的图片、文字中和聊天中,能浓烈地感受到一股绚丽的聚会之风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       聚会是一种感觉。简单点,是叙旧知新。深刻点,便是 释放青春的张力,释惑中年的困惑,走好未来的幸福。
       老了, 似乎是共同的话题,更多是一种笑谈吧。父母健在,不能言老;儿女尚小,无法服老。只是,真的不再年轻了,或者说,少了年少轻狂的感觉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所思所想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17

清明时节

        清明时节,一种生离死别,无奈和惆怅浮上心头。
        清明节,主题是寄托哀思, 由此想到丧事。小的时候,谁家老人去世,对街坊领居,亲朋好友,都是一件伤悲的事。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咣咣当当地敲着锣,唢呐吹的凄凄惨惨,声音低沉哀婉,整个村子里便都是哀思的味道。现在,锣鼓震天,花样繁多,怎么看怎么都像在演出。老人刚下葬,就把三年后的“换号”也办了。移风易俗绝不是简化和迎合,一些传统的习俗并不是封建迷信,而是教人感恩,孝道,教人规矩。
        错误很多时候是无法弥补的,这都知道。永远不原谅无可厚非,这对于犯错的一方是无奈的。但很多时候选择了原谅,对于受伤的一方,只是让对方有个台阶下。欺骗,有些是恶意的,有些是善意的。但善意的谎言在揭开时,也是要时间和场合的,有些误解,不知道是个心结,知道便结成了疤。愿能谅人之无奈,所有的善意的谎言,永远存在于过去时,时过境迁,也许就真不需要答案了。
        想起逝去的亲人,想起曾经的山盟海誓。芸芸众 生,追思一个人,往往向上三代,也就是曾祖辈。思念一个人,往往就一个时期,思想过关了,情感过去了,便回归平静或者遗忘,即便曾经海枯石烂的男女恋人。关注当下,永远是人生活和思考的主体。不要说谁跟谁不亲,老人去世后,哭的最厉害的那个小孩绝对是跟老人最亲的。不要说谁不想谁,年长后,能说出的往往是发自内心或深思熟虑的。这便是现实,便是相互,便是自然。世上从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        多见不孝的儿女,少见不好的父母。多见祝福的恋人,少见觅死的情人。综其原因,人是往下看和往后看的。校正人性的弱点,善待老人,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善待现在,是担负起自己的责任。在金钱至上却又感情泛滥的年代,或许要做的是把根留住,回头看看来时的路,附身看看脚下的路,这样,才能走好以后的路。在务实第一却又夸夸其谈的时代,或许要做的是把心守住,以真心为圆心,半径可以无限大,但不要转的离了心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心情履痕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5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