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 别样风采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谁料补缺进名家

一位老领导母亲去世,前去吊唁。
过世者享寿八十有五,算喜丧了。老领导本人是文化名人,更喜欢结交文化人。前来吊唁的很多也是文化名流,巷内、屋内,满眼皆是挽联,有作协的,文联的,报社的,书协的,楹联协会的,遣词造句,让人啧啧赞叹。花篮、花圈上的敬挽书法更是了的。
没想到在这样的文化气息中也沾了文化气。快离开时已快天黑,有人送来花圈。写字的先生回家去了。老领导问我们谁能代写一下?
大家推荐我。运笔落纸,像模像样地在文化人中也文化了一回。
分类:别样风采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701

爱,需要在寂寞中呵护(爱情与婚姻之一)

  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 。”这是《西厢记》里的名曲,一直被认为是绝唱。
  忠贞的爱情,让人心潮澎湃,遐思神往。离别的场景,让人似曾相识。有情人的时间和空间,总难重合在一起,任凭情天恨海,离别似乎成了有情人字典里无法删除的词语,伤心总是难免的。然而,真正的爱情,是当爱情进入婚姻,变为平淡,寂寞,甚至是“折磨”,依然能守望,陪伴,呵护。
  或许,爱情是错误的时间,错误的地方,两个人配合着,真诚的犯下的一个错误。然而,这理性的错误,在外人眼里,总很是美好。
  我不是爱情至上主义者,但信奉源自《西厢记》里的:有情人终成眷属。真正的爱情,应该减少现代物欲的诱惑,功利主义背景,把爱情还原古典,还原自然。
分类:别样风采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081

爱,需要在现实中浪漫(爱情与婚姻之二)

  美丽的童话故事常用这样一句话结束:从此,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但如何幸福呢?留给读者想象。
  鲁迅先生敢于直面人生,他在《伤逝》里不仅写了爱情,而且写了爱情之后的生活。有人尖锐的指出,涓生的悲哀在于,他把爱情上升到婚姻的形式,却无法忍受这种形式包含的实质内容。最后,原本相爱的人,还是分手了。
  我们常常羡慕同吃一个苹果的夫妻。我们也听惯了“我宁愿坐在宝马里哭泣,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微笑”的话语。现代社会,爱情的浪漫与婚姻的现实好像很冲突,很矛盾。
  其实,爱情与婚姻,正如人们比喻的是左手与右手的抚摸。有时麻木的无感觉,然而割裂一只,却不能适应,撕心裂骨。
  爱,需要现实与浪漫两个元素,如双翼。缺少其一,爱情与婚姻便飞的不高,飞的不远。
分类:别样风采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219

爱,需要在婚姻中生长(爱情与婚姻之三)

  情是永恒主题。之所以永恒,是因为人们对美好爱情的永久渴望,之所以永久渴望,是因为对爱情有时很难把握和权衡。
  人们常说:婚姻是爱情的坟墓。但我顽固的认为:婚姻是爱情的圆满。
  前不久播放的电视连续剧《双面胶》,间断的看了。上海姑娘杜丽娟嫁给了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的东北小伙亚平。小夫妻恩爱无比,但婆婆的到来让温馨的小家开始发生质变,最后婚姻解体。我们姑且不去评论传统思想与现代思想的对错。他们小两口被现实乱了阵脚,确实是很重要的原因。
  爱情不是一日长成后就不再变化,更需要在婚姻的土壤中生长。如果没有了婚姻,爱情便没有了生长的空间。善待婚姻,婚姻才是爱情的圆满。如果你认为是坟墓,姑且是坟墓,没有了坟墓,你的爱情将永远飘荡。
分类:别样风采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1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