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 | 这是最后一篇日志下一篇
心情履痕 订阅所有心情履痕的日志

父亲是农民

父亲是农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又到父亲节,送去儿子深深的祝福!
        记得祖母在世时说过,父亲差点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。当时家境贫寒,孩子又多,一户有钱的人家没有男孩,想要父亲,祖父就答应把父亲送给人家,减轻家里的负担。祖母后来寻思不过,跑过去硬是哭着把父亲要了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没上过几年学。祖父在世时经常说,父亲自小是下了苦的,早早就担了担子。祖母说,是父亲不好好上学。小时候我也这样想,现在不了。父亲上学多了,他的兄妹们怕很早便要失学了。父亲后来参了军,他的文化多半是在部队学到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成就是他的庄稼一直很好,总认为没有人比他的好。 这很有自诩的味道。为此,父亲和母亲经常因为我和妹子在干农活上争执。父亲觉得,放学后干活第一,读书第二。母亲正好相反。我们很小的时候,便是在两难中度过的,经常为怕完不成作业抹眼泪。几乎所有的农活我和妹子都干过。现在,看到网络上二三十年前的照片,我们的记忆要比同龄人深刻,也知道当时的帮忙对父母来说,真的是必须的。我家的地一直很多,这是全家赖以生存和过日子的根本。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幸福是他认为教育孩子是成功的。记得我在太原上学时,一次父亲去看我。我们一起走在迎泽大街上,我问起家里的农活。父亲说:“你就安心读书吧。你和你妹子都有出息,我和你妈就最高兴了。”   有时我和妹子一起聊,说我们算有出息吗?我们的看法基本一致,都在努力上进着。这或许就是父母最大的幸福吧。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可爱是他很少掩饰自己的情绪。十年前吧,当时村里年龄大点的用手机不多。我们也说过,给父亲买一个。父亲没说话。母亲说了,家里有电话,又不出远门,要手机干什么?买手机的事就放下了。一次我们回家,发现父亲很生气,不知道为什么,便试着问。结果父亲的回答让我们哭笑不得。父亲说“现在村里放羊的,都有手机了。”第二天,我们便赶紧买了手机给父亲送了回去。但直到今天,手机换了好几个,几乎每次打,都是母亲在接。
        父亲对我们的爱是无声和深沉的。一次父亲说,有时候想给你们打电话,怕你们在开会出差,也花钱。我说,没事,手机都是套餐的,以后你打一声,我马上给您回过去。也教父亲发短信,感觉父亲没上心,也一直没有收到过父亲的短信。突然,一次我刚进家门,父亲就问,“这么快呀?”看到我惊讶,母亲问父亲:“刚才是在给孩子发短信?”掏出手机一看,有父亲的短信提示,但是空白的。时间是五分钟前。父亲发短信时我们已经回到村口了。但我没这样说,我相信这是父子连心。
        如今,父亲的年龄渐渐大了,母亲的身体也不太好。我们都希望他们别再干农活了。父亲说,我和你妈不再逞强了,但还要干,一直干着的人是坐不住的,闲下来也对身体不好。这或许是对的。看到父亲每次夸他留下的几亩地,便想,儿女对父母的孝并不是让父母什么都不干,有物质上的保障,也有精神上的顺从。他们自主遂愿,健康开心,就是最好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祝父亲节日快乐!愿天下所有的父亲健康长寿!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4
发表评论
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