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、月饼、红枣

  又到了我与爱人订婚纪念日。
  我们把订婚和结婚的日子看的一样重要。
  与妻的结合是必然也是十分偶然的,至今我这样认为,妻子也这样认为。

错应的电话

  毕业后我们分在相距不近的两个地方,也再没有见过面。一次下乡回机关,办公室的同志告诉我,“有一个女孩上午打电话找你,声音很甜的,留下了电话号码”。当时我们没有手机,男女同学也很多,就一边琢磨,一边回过去。一会叫不来人,又串音,听的模糊,又不好意思问是谁。女孩说,她马上要开会,问我中秋放假吗?我说放的。她说,我们明天放,那我等你。就挂了电话。当时一头雾水,但顺后知道她是谁了。我们老家离的不远。我想应该在老家见面。当时在电话旁的同事说,你们是同学?那她一定是在她单位等你。没办法,谁叫答应了人家?第二天请假辗转找到她单位,顺后帮她带了点东西一起又搭车回老家。

莫名的月饼

  下车时,她问,你们单位没有发月饼?我说,我们明天才放的,是请的假,月饼今天发。好像感觉是她误了我带回去月饼。她说,我们发了4盒,咱们分了,两盒你带回去。现在想来,她不该给我月饼,我更不该告诉父母月饼是她给的。当时我们都是单纯的,好像这也没什么,不就是两盒月饼吗?但在农村父母眼里,人家送你月饼,你要回的。并且说,不管以后怎样,一定要回的,不然人家父母说没有家教。这那跟那呀?那就回吧。第二天到她家,她母亲一看很着急。那你们到那边坐坐。刚避开她母亲,她问,你怎么来送月饼?我说了理由。她说,是吗?反正来了,不管父母他们。

感动的红枣

  在经过庭院时,院子里竹棚上嗮满了红枣。我顺手拿了几个。“味道很好”,我说。“你爱吃?”她问,顺手抓了满满一把,很满很满。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大概是刚踏入社会对世俗的反感吧,她这一满把的红枣感动了我。我想,我当时一定表现出来什么。我们从枣说起,海阔天空。她母亲一定也很少见她的女儿像那样滔滔不绝,话特别多吧。后来知道,我走后,她母亲“审问”了她,告诉她,“如果你们愿意,也要让他找个媒人来说。”
  至今我们还会在回忆的时候争论是谁先愿意谁的问题,但每次好像都是因为我们太单纯无知的原因。其实并不是,我们都很清楚,但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,并且也不重要。送月饼回来的一个多月后,我们订婚了。两个多月后,我们毫无悬念的结了婚,是在新的一年刚刚开始的日子里。


[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09-12-01 04:22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1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699
回复回复[2009-11-11 02:21 PM | del]
重情意男人!
发表评论
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!